葬爱丶马天龙老公

杂食动物
不喜欢的的坚决不吃。
吃bl不代表不吃bg,还吃gl。

王者荣耀不吃云受白受亮攻
吕布,诸葛亮,百里玄策,哪吒

全职高手不吃叶受翔攻
孙翔,叶修

哈利波特不吃德攻向
Draco • Malfoy

欧美不吃盾铁盾,all船
Tom • Felton,Orlando • Bloom
Draco • Malfoy,Legolas

原创不吃人妻受冰山面瘫攻痞子受

叫我枣儿或者橘子请随意。

超爱我痰盂豆儿望尘der!

[亚安]


注意避雷

(cp亚安,亚瑟 X 安琪拉。私设较多,写得不明不白的,极度ooc,慎入。私设梅林其实被亚瑟王个人魅力所吸引折服,却不愿承认那是自己唯一的友人。发生背景为安琪拉故事背景的第二天。真的慎入啊!)












今天是安琪拉跟着亚瑟回到村子里的第一天,身体还在幼崽时期的大魔法师由于刚摆脱了空间窄小的气泡,睡在了柔软的床上。虽然比不上她当初的刻了无数保护魔纹的紫檀木制床柱床身,数只魔法天鹅的绒毛精心织成的绒被,但是现在也不能要求太多,她的王可不是一个骄奢淫逸的人,她自然也不能像从前那样咯。

“安琪拉,起床了吗?苏珊夫人已经准备好早饭了!”

轻轻的敲门声之后传来的是带着健气与活力的男声,声音很好听,但是安琪拉却完全没有办法去欣赏,她现在只想睡觉,补回来她在那个狭小空间里没有睡饱的时间。用手指在眼前轻轻划过,显出一行数字,火红色的“5 : 30”。

魔法师把被子往头上一拉,传出的声音有些闷闷的,还带着隐藏的怒气,虽然这具身体喜欢那个傻乎乎的圣骑士,完全没有办法对他产生任何的负面情绪,也无法伤害他,但是让安琪拉这么早起来实在是让她太冒火。能不能让人好好补个觉!

“不吃!我要睡觉!”用被子将整个人都要裹住,闭着眼接着睡,下定决心不到日落不起床!

门外的亚瑟见安琪拉不愿意出来也不愿意勉强她,只好朝着里面喊了一句早点起来,谁知道安琪拉甩了一句啰嗦然后就让他快点走。

亚瑟只好回去跟苏珊夫人两个人吃完了三人份的早饭就去训练去了。等他回来已经天色已经很晚了,几点零星在黑蓝色的天空中闪烁,月亮的倒影在院子里桌上的水缸里。

他询问了苏珊夫人,得知安琪拉到现在都没有起床,心中有些担心。哪有一睡睡一天的!一天都没有吃饭,这还了得!于是他直接到了安琪拉的屋子门口砰砰砰地敲门,边敲边喊:“安琪拉起床了!”

安琪拉不是个睡得深的人,在亚瑟敲第一声的时候她就醒来了,她一掀被子,瞪着天花板心里有些不高兴,于是抬腿蹬了几下床。

等到亚瑟喊不知道多少次的时候她终于起来了。对着昨天随便拿个扣子变的全身镜,打了个响指,然后身上穿着的深红色睡裙就变成了符合身体年龄的红色公主裙,红黑条纹高筒袜,黑色小皮鞋,红色长发扎成双马尾带着漂亮发饰。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打开了房门,露出甜蜜的笑容甜甜的说:“怎么了吗王?”

看着安琪拉这个样子亚瑟根本说不出其他的话来,只好干巴巴的说:“就是来叫你起床吃饭了。”

“好的。”安琪拉甜甜的应下,一蹦一跳地走过亚瑟身边,看他还没有任何动作,偏过头给了他一个疑惑的眼神,“王你怎么了,还不走吗?”

“来了来了,走吧一起去吃饭。”亚瑟轻轻牵起安琪拉的手,拉着她前行。

安琪拉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不想挣脱,这是这具身体对亚瑟的仰慕的本能在作祟,她这样催眠着自己。但是脑内却回忆起了她还是梅林的时候,她的王以及友人亚瑟王,也曾这样牵起她的手跟她走遍这勇士之地。

友人?安琪拉心中一惊,难道她已经将这个傻乎乎的圣骑士当做与亚瑟王一样的存在了吗?果然这个诅咒会影响她的想法啊。梅林大法师的友人及王,能够享有这个称呼,得到她全心意的辅助的,只有亚瑟王一人!

月光将安琪拉的笑容照耀得更加明亮甜蜜,地上一高一矮的影子被牵起的两只手连起来,显得若即若离却又密不可分。

[蝉吕]错误3


避雷

(cp蝉吕,貂蝉 X 吕布,abo世界蝉a吕o,不喜勿入。前篇请翻蝉吕tag找。太久没写之前想的剧情都忘的差不多了,如果不连贯请见谅。天雷滚滚慎入,极度ooc慎入。)




貂蝉跟露娜说了一声放下手中的酒杯就快步跟上吕布,跟随他走到了吕布的房间。

走进吕布的房间,貂蝉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跟小时候她来的时候有很大的差别,不过也可以理解,毕竟年龄段不一样爱好跟审美自然也就不一样了。不过她送给吕布的东西都好好摆放在了床头柜跟床侧面的书柜上,这个发现让她很开心。

“那么奉先,你是想跟我说什么呢?”貂蝉坐在了红色的绒面沙发上,一条腿翘起搭在另一条腿上,双手十字交叉放在交叠的腿上,朝吕布轻柔一笑说道。

吕布坐在貂蝉的对面,双腿叠搭在矮玻璃桌上,阖起的双眸中满是冰冷阴郁,双手不耐烦的拉扯着领带解开衬衫的扣子。

深吸一口气舔了舔唇,说:“你必须嫁给我。”

“恩。”貂蝉没有什么意外之类的情绪,这在她的意料之中,毕竟就算吕布愿意嫁给她吕家老爷子也不会愿意的,她从一开始就没有选择。“你继续说。”

吕布也没有停顿,继续说:“你跟我结婚,我会帮你完成你的梦想,相对的,你不能对吕家做什么,到时候你想离婚就离婚,我不介意。”

“哦?”这倒是貂蝉没有想到的,她还以为吕布这么喜欢她肯定不会愿意跟她离婚,“你为什么会想到离婚?”

吕布似乎有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这不是很简单吗?你又不喜欢我,最后肯定留不住你,不如一开始就说清楚明白了。”

貂蝉简直要大笑出声,她终于明白自己小看了吕布,可是她怎么会让吕布就这样溜走呢?她还没有享受够啊!那样全心全意的关心,仿佛你就是他的整个世界,才十八年而已,她要让吕布一辈子都对她无法放手!

“我不会跟你离婚的,这点我可以跟你保证,你,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咱们可以签订契约?”

话音刚落吕布的面前就出现了一个带着莲花标志的光屏,他看了一眼貂蝉,貂蝉耸肩抬起下巴扬了扬示意他看光屏,吕布只好扭过头去。可是这一看却是让他瞪大了眼睛。上面的内容远不止他们刚才说的那些,吕布虽然脾气不太好但是他还是有脑子的,契约内容看起来是他吃亏,可实际上却是约制了貂蝉,让她不能对吕家做出任何不利的行为。

这是貂蝉会做的事情吗?这种基本上可以说是无利可图的买卖。

吕布开始疑惑了,手指有节奏的敲着掌下的沙发,脑子飞速运转着。貂蝉在一旁饶有兴趣的看着吕布,umm,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还挺好看的,难道是alpha对omega天生的滤镜?这样想着的貂蝉不由得笑出了声,也打断了吕布的思考。

两人都收敛好脸上的表情,以一种极为专业的表情跟语气进行着谈话。

“那么……可以告诉我你的答案了吗?”穿着礼服不好翘腿貂蝉只好作罢,她可不想裙子裂开,双手交叠在小腹处巧笑嫣然等待着吕布的回答。

当然,她能接受的只有一个答案。

“……”吕布仰头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没过多久就给出了答案:“契约成立。”

“很好!”貂蝉素手在自己眼前一滑,面前也出现了一个蓝色的光屏,内容与吕布面前的光屏无二,“那么,输入指纹以及虹膜吧。”

“所以你就这么简单就跟她定了契约了?!!!”

吕布捂着耳朵完全不想理现在正对着他耳朵轰炸的夏侯傻子,“你吼什么吼啊!反正都订婚了早点签订契约不行啊!猴子跟露娜还没订婚就签订契约了呢!”

“你们这情况能跟俺和露娜比???吕布你是不是喝酒喝多了变傻子了!”被无辜牵连的孙悟空表示不开心了。

一旁忍耐多时的曹操跟赵云也忍不住来插话了,一人一句可有默契,跟唱双簧的似的。

“吕布你这个事情做的不对。”

“咱们哥几个都对你偷摸着签订契约很不满意。”

“尤其你契约的对象还是貂蝉!”

“不是说她不好,就是觉得你们现在太早了。”

“起码也得等那么十多二十年的。”

“就是就是!”

“都闭嘴吧你们!”吕布直接打断了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曹操赵云,瞪了一眼想要参加进来的夏侯惇孙悟空用眼神制止他们,泄气般地垂下了头,“我还能怎么办,貂蝉的本事你们不是不知道,我跟她也已经订婚,将来肯定要签订契约的,不如现在满足她的条件,还能让她以后不至于做那么绝。”

“……”一室沉默。

许久之后。

“那你呢?”赵云开口了,他走过去扶着吕布的肩膀让两人视线相对,“我是绝对不会相信你是这样一个舍己为人的性子,是不是貂蝉对你做什么了?”

“你们都想多了,我之前那么喜欢她,怎么就不能跟她签订契约了?”吕布拍下赵云的手有些不耐烦了。

曹操看出吕布的情绪,用眼神示意其他三个人都闭嘴让他来说。

“我们只是担心你,毕竟你喜欢貂蝉的那股子疯劲我们可都是知道的,现在更是订了婚,我们完全有理由怀疑你会不会被她一个眼神就勾的没了魂……你别急着反驳!你看你现在是不是就把自己给卖了?”

吕布完全没话说,虽然也有不想说的意思在内,他知道这些兄弟是担心他,但是他又不是没脑子,喜欢貂蝉是一码,家族利益又是一码,他怎么可能将偌大家业拱手让人,老爷子不得打死他,但是这又不能跟他们说太多。呼,算了算了,老实受着吧!

“……你记着你下次不能再这样了!”曹操说完最后一句话拿起茶杯就是一口干,看得赵云那叫一个心疼,抬起手就要打他,“我说你能不能别这样喝!这茶我跟你说你平时想喝我都懒得给你,今天要不是奉先生日我才不拿出来给你喝!”

“我说赵阿姨你就停停吧,知道你宝贝你这茶叶,但也别这样行不行,跟护崽子一样,真是。”曹操表示赵云每到这个时候就像个母鸡护着自己的小鸡,简直无理取闹无法沟通!

“曹阿瞒我今天不给你揍趴下我就不姓赵!”

“怕你啊!去虚拟竞技场去来一场啊!就怕你最后还真的得改姓,那时候哥哥就勉为其难让你跟我姓曹好了!”

“你就等着被我戳死吧你!”

然后两个人就一起进入了光网内的虚拟竞技场去打架去了,吕布表示习以为常并且给他们竖了个中指表示自己对他们的不屑之情。天天这样搞,有意思吗?今天我跟你姓赵明天你跟我姓曹,这游戏都玩快二十年了!简直……幼稚!

“诶你们俩,不去看他们打?”偏头对着孙悟空跟夏侯惇喊道。得到了肯定的回答然后看着他们俩也进入了虚拟竞技场,就剩自己一个人,觉得有些无聊了,决定去睡觉,让那四个傻逼闹去,他可不跟他们闹。

(透露下,下章结婚,多久写完我也不知道,更新看缘分吧,感谢各位大宝贝看完,给你们fafa!)

[蝉吕]娶老婆


避雷指南

(蝉吕,貂蝉 X 吕布,双性转,之前写着写着发现写岔了,非常不满意,天雷滚滚不知道写了些什么。最后烂尾。慎点吧。ooc到自己都不想看了)恩文名我乱取的



某天,吕布在河边洗衣服,见着有个人在河的另一边走,她见着那人虽是男子装扮,身上衣物却是粉白色,暗暗嘲笑他是个娘娘腔。不过那张脸倒是挺好看。她想着。肯定能把村里那个自命不凡觉得能勾搭上镇上首富家独子的玉娥给迷得七荤八素的。

看着对面那小白脸走一步晃三晃地朝她们村的方向走去,吕布也没放在心上,认真洗着自己的衣服。看着抬着十数台箱子的队伍吕布有些诧异,村里哪家姑娘要嫁人了?这阵仗,被爹娘看见又要给自己找媒婆说亲了。吕布哀嚎一声思考着回去该怎么应付爹娘给她安排的相亲。

“爹娘也真是的,早早便跟他们说了要是自己瞧不上便谁也不嫁,还要找人给我说亲,明明方圆几里内的村子里适婚年龄的那些个臭小子都被我收拾过了,不过看来还是没有被打怕,明天再去揍一顿估计就会老实了。”

想到解决办法的吕布开开心心提着木盆回到家中,看着院中摆放着的十多个大红的箱子,还站着不少穿着家丁仆从服饰的人,吕布就知道这次来的人非富即贵。心中翻了个白眼,自己一个农家老姑娘,又不跟戏本子里那身世隐秘长相美貌经历坎坷得到她就得到天下的女主角一样,那么多人来提亲,打都打不完。今天还有人来?她倒要看看到底是村东口的二狗还是村西头的铁柱,也不对啊,他们俩不是已经一起成亲……啊不是娶媳妇了吗?难道这次又是那个被她打了几十次还坚持不懈的隔壁村的王小二?可是他也没这么多聘礼啊。

带着困惑,吕布走进了屋子,首先看见的就是一片粉白,然后比村子里公认的村花玉娥还要好看的脸,以及撑着脸的纤长细白却又不失骨感美的手。

在心中点评了一番后她转头朝着坐在一旁的自家爹娘开口问道:“爹你这次改给我找女孩子了吗?”

话音刚落那人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用手虚扶着额头并摇了摇头,“吕叔叔你们家这女儿还真是挺有趣的。”

“红昌别介意,奉先她娘自小就宠着她,养成了她这口没遮拦的性子,我肯定好好说说她。”吕爹爹说着瞪了一眼吕布。

但是吕布却不吃他这一套,鼻子一皱舌头一吐略一声就站在了吕妈妈身边用手扶着她的肩膀。

貂蝉倒是不介意这个,反正他也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更何况那人还是他未来娘子,就更不在意了。站起身来朝吕爹爹行了一个晚辈礼,又侧身朝吕妈妈行了一个晚辈礼,这才说明了来意。

“其实小侄此次前来是来提亲的,不止吕叔叔意下如何?”

“我不同意!”吕爹爹喜上眉梢但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吕布就抢先开口,“爹我不嫁给他!”

吕爹爹脸都黑了,沉声道:“那你还要嫁给谁?除了红昌你还能嫁给谁?你以为现在还有人愿意娶你吗!”

“那我大不了就不嫁了!在家陪着你们多好!”

“胡闹!”吕爹爹还没来得及出声,又被吕妈妈抢了先,“你先前怎么说怎么做我们都没有管过你,只有这次,你必须听爹跟娘的!”

“娘!”吕布十分不满意这个看起来就文文弱弱风一吹就倒还笑得一脸狐狸样的任红昌,“我不想嫁!”

“管你想不想,我就告诉你,你这次嫁定了!”

吕妈妈说完没等吕布反应过来就直接把她给敲晕了。朝着貂蝉抱歉一笑,“让红昌看笑话了。”

“哪里哪里,这吕妹妹倒是真性情,很是少见,不过我倒是很喜欢。”

“父亲让我告诉吕叔叔,日子已经订好了,就在三日后,以免夜长梦多。也反正吕妹妹……”

“自然自然”吕爹爹点头称是,“那便等着三日后了。”

“小侄还要回家告知父亲一声,便先告辞了。”

看到吕爹爹点头后任红昌双手合拢行个礼就走了。

此后三天,吕布闹过绝食上过吊,爬过墙头吃过药,但是依旧改变不了她要嫁给那个她有点瞧不上的小白脸的事实。

终于,她在第四天的丑时便被拉了起来装扮,穿上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做的嫁衣,脸上被涂满了粉末,头发被挽起带上了精美的凤冠与金钗。

在被折腾了好几个时辰之后她看着铜镜里的自己,觉得像是另外一个人似的,满眼不可思议的看着正在给她带耳环的娘亲,“娘,我……”

“今天不适合说其他的。”吕妈妈用一根手指抵在吕布的唇上,笑得温柔,“今天是你嫁人的日子。”

吕布似懂非懂地点头,然后稀里糊涂地走完了婚礼流程。内心极度忐忑不安地坐在床边,等待着新郎的到来。

[蝉吕]车


注意避雷

(蝉吕  貂蝉 X 吕布,abo世界设定,蝉a吕o,强制发情,并不好吃,极度ooc,天雷滚滚,慎点,各种描写废,请见谅,微博链接评论一楼)

[蝉吕]一眼一念


避雷指南

(蝉吕,貂蝉 X 吕布,双性转。农村风。天雷滚滚外加极度ooc,不喜勿入,十分感谢。)


吕布是村里有名的老姑娘,长相虽然不错,但脾气却是让人不敢恭维。十五岁及笈那年,拿着扫帚赶跑了父母请来给她说人家的媒婆,还放出话来,三不嫁!胸无点墨者不嫁,其貌不扬者不嫁,功夫平平者不嫁。

这三不嫁一出来,大家都觉得这吕布太过狂妄,不似一般女子,不宜娶做妻子,于是五年内没有一个人来吕家提亲。前两年是因为吕布恶名在外,众人都瞧不上她,后三年是因为她爹娘都去世了,要守孝三年,不得嫁娶。这一拖,就拖成了如今二十岁还未出嫁的老姑娘。

某天,村里来了个教书先生,名叫貂蝉,长相俊美,为人正直踏实,似乎还有不少钱财,更重要的是,家身清白,无妻妾子女,嫁过去也无公婆,只管着在家享福就好。

村中适龄的女孩子们都在不经意的偶遇这位新来的教书先生。但这位先生却是瞧上了村里的老姑娘——吕布!还说非她不娶,这让村中的姑娘们不止撕烂了多少条新绣的手帕。

而貂蝉没有一点符合吕布的“三不嫁”,而吕布也信守承诺嫁给了貂蝉。

吕布家中原也有不少钱财,而且她又是做惯了农活的,家中吃食一应俱全由她布置,至于穿着倒是由貂蝉负责采买设计,两人这日子过得也是有滋有味。让那些想要看他们俩笑话的人算盘落了空。

由于貂蝉并不想要孩子,吕布跟他吵了一架,这也是他们唯一一次吵架。冷战了一天之后,貂蝉半夜里溜进了房间爬上床,抱着吕布自顾自地说着话。

“我出生就没了娘,爹也因为我的出生害死了娘而对我冷眼相待,那时起我便决定这辈子都不在要孩子。我无法得知你会不会跟我娘一样,生下孩子就去了;我也无法得知能不能承受住失去你的打击;也无法得知自己会不会变得跟我爹一样。因为全都无法得知,于是我选择不要孩子,你能理解我吗?”

说完貂蝉便抱着吕布闭上了眼睛。半晌,在他怀里的吕布睁开了眼睛,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第二天一早,貂蝉起来便看见吕布坐在桌前等着他,桌上全都是他早饭时爱吃的。面带诧异地看向吕布。

“吃你的饭去,不要孩子就不要,有你就行了,快点吃吃吃!”

貂蝉看着表情凶狠但是耳朵已经通红的吕布简直笑出了泪花,到了最后他不知道那泪水到底是笑出来的还是掉出来的。大概是眼睛里进了个吕布吧,他想,怎么就这么可爱啊,让他满心满眼全都是她,再装不下其他人。

“好,吃饭。”

吃完后貂蝉笑得一脸暗示,“奉先你刚刚说的话再说一遍吧?”

“我说什么了!”吕布凶巴巴地吼回去,但是脸上的红云却让凶狠程度减少了起码一半。

“没什么没什么,我先去学堂了。中午还是要麻烦奉先给我送饭啦。”

“知道了,快去吧,孩子们估计都已经出发去学堂了。”

吕布边收拾着碗筷,边思考着中午该煮些什么菜给貂蝉送去。

从那之后,他们再也没有吵过一次架,貂蝉总是在吕布快要发火前给他顺毛,把她哄得高高兴兴。

他们就在所有人的不期待,不可置信中度过了幸福美满的一生。

他们在某个夏天的晚上,坐在院子里坐着吕布很久以前编好的小马扎,扇着吕布亲手做的蒲扇,看着满天的星星,听着门外传来的蛙鸣与旁边大树上传下的蝉鸣,牵着彼此的手,走进房间里,在床上躺下,互道晚安。在对方眼中看见的尽是温柔与满足与爱意。

第二天,村中与他们交好的村民见他们日上三竿还没出来,心中有些惴惴不安,叫了几声没人应之后,推开了房门,走到床边轻轻推了推睡在外侧的貂蝉,“老爷子,起来了,孩子们都等你等半天了,你还没教完他们三字经呢。”

可是现在再也不会有人拿着戒尺边敲他脑袋边骂“我让你教他们,你教了这么久还没把三字经教完,你不要说你是我的学生了!”然后再去给孩子们上课。

也不会再有人给他煲鸡汤,在他熬夜的时候送上一碗简单的面条,过新年的时候再给他做新衣。

不会再有人了。

他定制了一口大到足够装下两个人的棺材,他知道,他们俩肯定不愿意分开的,你看那手到现在还握着不肯松开呢。

〈END〉

其实貂蝉说了他这一生唯一的一次谎话,对着他最爱的吕布。

他其实并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他是被抛弃的,襁褓之中只被塞了一枚玉佩。他被一名好心的秀才养大,可在他十三岁那年,秀才去赶考,然后再也没回来,他等了一年,被人告知,秀才死了。为了不让他送给他的玉佩被人抢走。

他觉得是他害死了秀才,于是他开始学武,但是毕竟不是那块料,所以只懂得些拳脚功夫。可是也正是这些拳脚功夫让他娶到了他这辈子最爱的人——吕布。

他其实对吕布是一见钟情,但真正产生感情是在娶了她之后。他一直以为两个人会一直这样过下去,但突然有一天,吕布对他说想要个孩子。满心满眼都只有吕布一个人的他怎么可能会让他们之间存在着一个孩子呢?吕布只能是他一个人的!

于是他花了一整天来想了一个谎言,他知道吕布没睡,他是故意说给她听的。不出他所料,吕布果然没有再提孩子的事情。他从没有将这件事情说出去过,他将它带到了坟墓里,他不会让吕布知道的,永远不会。

她只要知道,他们是相爱的,就够了。

我最爱的姑娘啊,即使你容颜老去,我也爱你如初。

你是我这一生中,所见到的最美丽的风景,所寻觅到的最珍贵的宝物,更是我愿意用一生去研读的最复杂也最简单的书籍。

[蝉吕]一次课间谈话


避雷指示
(看不出cp,但私心貂蝉 X 吕布,年龄大概算是十多岁的青少年吧,关于班主任是女娲,她其实还是校长。而第一段说的貂蝉与吕布的_关系,其实很纯洁的,就是借作业抄而已。ooc,慎入,感谢)

今天,吕布有点小忐忑,因为他们的班主任老师,女娲老师找他谈话来了,因为他把隔壁班的赵云给打了。虽然不是第一次因为打架而被叫去办公室,但是这次的原因跟以往可不一样啊!万一老师看出来了怎么办,他可是要好好保密跟貂蝉的关系的!

当他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进办公室的时候,看见女娲老师对他笑得一脸温柔,抖了一个激灵他立马就老实立正站好了。

没有让他久等,女娲直奔主题。

“吕布同学,知道老师找你有什么事吗?”声音温柔似水。

“知道!因为我打了赵云!”大声回答。

“你为什么要打他呢?”依旧温柔地问。

“因为曹阿瞒说他喜欢貂蝉!”梗着脖子一脸倔强。

“他喜欢貂蝉你为什么要打他呢?”

“因为……因为……”

吕布心里有些不好意思,他当然是因为自己喜欢貂蝉才会去打同样喜欢貂蝉的赵云,但是这个怎么能让女娲老师知道!!!于是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话。

见半天得不到回答,女娲笑了。她早就已经知道事情发生的原因了,但是表面功夫还是要做足,于是她再问。

“那你觉得赵云同学配得上貂蝉同学吗?”

吕布马上回答:“配不上!”斩钉截铁毫不犹豫,脸上一片正直之色,看得女娲抿紧了嘴唇只为不让自己笑出声。

“那诸葛亮同学呢?”

话音未落又是抢答:“配不上!比赵云还配不上!”

“哦?”女娲有些好奇了,“诸葛同学可是你们这个年级最优秀的学生了,怎么会比赵云同学还配不上呢?”

吕布给了女娲一个“老师你真傻”的眼神,说:“赵云好歹还能跟我打打架,诸葛亮那家伙整天就只会学习,我一拳就能把他打趴下了!”

女娲失笑,诸葛亮可没有吕布说得那么弱,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其实暗地里早就不知道跟刘备出去被人叫了多少声大哥了。

但是问题还是要继续。

“那吕奉先同学呢?”

“当然是配b……”说到一半突然刹车,赶忙改口,“当然是配得上!”一脸理所当然。

在女娲老师似乎已经看穿一切的注视下吕布脸红了,但仍旧不愿低头,高昂着头颅看着女娲……身后的墙壁。

终于,女娲笑了,说:“老师已经知道原因了,你回去跟曹操同学聊天吧,不过下次可要搞清楚了再跟人进行交流哦,赵云同学可不喜欢貂蝉同学。”

“是!”

走在回教室路上的吕布越想越想不明白,女娲老师怎么知道赵云喜欢貂蝉呢?

emmmm,昨天跟人聊天聊着聊着就聊出个脑洞来,不想再扩写,于是就这样吧XD

[罗汗]小破车


避雷提示
(马可波罗 X 成吉思汗,乳首创可贴play,烂尾,无其他情节。各种ooc到飞起,走外链,不喜勿入,感谢各位大佬)

https://m.weibo.cn/5768271598/4133892673787128

@某盂—拖稿势力

[蝉吕]选择


注意避雷:

cp私心蝉吕,吕布死亡预警。ooc预警。

貂蝉有时候想,她是不是做错了。为了帮助视作兄长的赵云,她去到了吕布的身边,引诱他爱上她,然后再背叛他杀死他。

她从不后悔自己的选择,但是在看着跪倒在战场上的那个高大背影是内心涌起的酸涩却让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那是,心疼——为他爱上不值得的人而心疼,为他爱上一个虚伪的人而心疼,为他爱上一个骗子而心疼。

貂蝉曾经以为,跟赵云相处的那几个月是她一生中最美好的记忆。因为第一次有人不沉迷于她的美貌与天下第一舞姬的名号而想要得到她。

她曾受邀去到过黄沙漫天的西域,为楼兰国的当权者起舞一曲,却没料到恰逢长安女帝派兵前来,于是她被困在了楼兰,只好向经过楼兰的佣兵团求助,赵云,就是由她指定的送她回去的人。虽然那时的赵云还不叫赵云,叫影。

长相英俊,实力强大,不为她的美貌所动,她为什么不选呢?

一路上她们就像结伴出游的普通人,延绵起伏的长城,繁华美丽的长安城,神秘感十足不欢迎外人的楚汉之地,盛产战士的秦地,被称为“机关术的天堂”的蜀地,充满异域气息的吴地,富饶的魏地,几乎处处都有着她们的足迹。

她在途中对赵云有了些许的好感,毕竟那副皮相可是很招人的,又武艺高强,击退过不少试图将她据为己有的人。性格也好,温温柔柔的从不对她呵斥,虽然以前也没人敢在她面前大声说话。

最终,她回到了她的塔楼里,继续做她的倾世舞姬,赵云也回去了佣兵团里,完成一个接一个的任务。

她们,本就不该有什么交集的。那次相遇,只是个意外,而那几个月的陪伴,也只会存在于她的脑海中,在接下来的枯燥日子里反复回味。

她原以为她会抱着自己的感情或孤独终老或英年早逝。但她没有料到的是,战争再一次爆发了。

她冷眼旁观着当权者们暗中的较量,秦地被称为“最强兵器”的怪物,魏地的“战神”吕布,吴地强大古老魔道家族乔氏一族的双胞胎姐妹与孙氏家族的三兄妹,楚汉之地掌握着神秘莫测威力强大的阴阳术。

哪怕是所谓的世间最强,也不过是被人玩弄于掌中的棋子而已。

她在战乱中再次见到了赵云,他拜托她去接近“战神”,并杀死他,她同意了。就算这个要求听起来一点都不会像是当年那个在雨中为她撑伞,打点住行,只因为她一个小小的面颊吻就会脸红的人。她甚至觉得他们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

后来事实证明,他们的确不是同一个人,她被利用了,利用她对赵云懵懂的好感与感激之情,她去赴了一场赌局,她输了,输了她的心,她曾经以为早已经遗失在赵云身上的那颗心。

怎么可能呢?貂蝉想,明明子龙哥哥更温柔,更英俊,从不会强塞她不想要的东西给她。吕布从来只会把东西带给她然后带着小心翼翼的笑容看着她,生怕她对礼物不满意;也不会跟她一起讨论诗经文学;只会给她带漂亮的舞衣华服,珠宝首饰,各地的美食;可她还是不喜欢,不喜欢他与赵云不同的高大身材,不喜欢他与赵云不同的坚毅面孔,更不喜欢他与赵云不同的爽朗笑容。

可是为什么……在午夜梦回时梦见的却总是这个她一直嫌弃的武夫呢?每晚醒来都会发现枕巾湿了一片,然后她会给自己梳妆打扮,穿上她曾经最喜欢却仅仅因为是吕布带给她而故意说丑的舞衣;戴上吕布跟她说过最喜欢的镶嵌着粉色宝石金簪,她知道,那是她最喜欢的;涂抹上他给她带来的最好的胭脂;在吕布为了保护她的安全而在城外特意为她建造的府中独自起舞。

这支舞只为那一人而跳,只可惜,那人再也无缘见得她特意为他所编的倾城舞了。

她用一生去怀念那个她从未对他说出“我爱你”的爱人,爱情与憧憬仰慕是不同的存在,可她终究是等到失去了爱情,才明白,原来爱情一直在她身边。

她这一生,活得简直可笑,以貌取人,以己度人,最终失了最爱她的人。